追忆二叔陈磐绪

我的二叔陈磐绪于二月二十日与世长辞,享年八十岁。

亲友和媒体在悼念二叔的文章中,记述了他丰富多彩的人生。他早年是报章杂志编辑,中年之后成了悬壶济世的医者,而遨游诗海,至始至终是他人生最大的志趣。

二叔自少到老笔耕不辍,笔下带出的始终是一股担当道义的家国情怀,以及一种愤世嫉俗的处世态度。

少儿时期的我,与年轻未婚的二叔同住在一个屋檐下。我们住在芽笼二十九巷的一个甘榜。一家三代十多人,在一个小小木屋里渡过了十多载。那是物质匮乏的时代,但精神生活格外丰富。二叔和三叔都是爱书的人。他们涉猎广泛,家里收藏了许许多多中西古典名著。我从小就接触到曹雪芹、泰戈尔、普希金等大师的名字。耳濡目染之下,我自小便是个书虫。

二叔年轻时,社会弥漫着意识形态之争,各式运动热火朝天。他关心时政,也爱议论政治、褒贬时局。也因为如此,他差点就卷入一场政治漩涡。步入中年以后,他不再血气方刚,生活也逐渐好转,超越了小康境界。然而,眼见不平不义时,他还是那么直率,直说直言。因此,对于我们晚辈来说,他始终是一位令人尊敬的长辈,一位立身处世的严师。

陈怀亮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