爸爸,一路走好

简书作者

AndyLiew刘学敏

原来计划在巴厘岛度假后,在新加坡停留一周看看爸爸。虽然旅途中已经得知爸爸住院的消息,但只是说因为做内窥镜时有点出血需要留院观察,虽然有点肺炎感染,已经在用抗生素治疗。和爸爸视频通话的时候,看他精神很好,也就心宽了。

抵达新加坡已经是晚上11点了。第二天6月2号早上到医院看爸爸。隔着氧气罩,我们还说了一会话。他不停的问,今天是什么日子,我那一天要回上海,现在几点。虽然一直忘记刚刚说过的话,我们一直聊到护士来才停下来。

没有预料到的,留院期间感染了的肺炎,很快的引起肺衰竭,虽然尽了全力控制了感染,但肺功能无法恢复。6月3号医生就通知我们爸爸的病危。在爸爸的要求下带他回家。在家人和看护的照顾下,在前天6月5号的傍晚,爸爸呼出最后一口气,离开了。

照着爸爸的遗愿,用佛教徒等仪式。在诵了一个晚上的佛号以后,可以给爸爸更衣,入棺。

入棺前看着爸爸的大体,涌上心头的,都是满满的和爸爸的快乐回忆。照片里的爸爸,妈妈,和外婆,都已经离开我们。但对他们的思念,那些充满爱的回忆,在脑海里,满满的滋养着我。

之前担忧的是爸爸出现的早期失智症状,和确诊的淋巴瘤 。没有想到的是,一下子的功夫,爸爸就潇洒的离开,让这些病痛没有机会肆虐。临别前他和我的对话中,就说道:“我已经86岁了,该尽的责任也尽了。没有遗憾。人的生老病死,我看的很开。这是没有价好讲的。”

弥留之际,看着爸爸隔着氧气罩大口呼吸,心都碎了。一方面舍不得他,一方面又不愿意他那么辛苦。还期盼着奇迹都出现。

到他呼出最后一口气,心里的悲痛难以自己。听着妹妹撕心裂肺的哭泣,我还是打起精神,通知医生来确认死因,到警局申请死亡证书,联系殡葬服务。然后,再痛快的哭。

爸爸,我思念你。我也会照您的意愿,好好的回馈社会,维持简朴的生活。做一个有用的人。

爸爸。我爱你。你之前跟我说过,“来世,还不知道你会不会有这么好的爸爸”。爸爸,如果真有来世,让我们再续父子缘。 爸爸,我想你。一路走好。在我的心里,你从来没有离开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