丰顺会馆参加马来西亚 第十届全国客家歌乐节

报导:张亚裕副会长

每年一度的”马来西亚客家歌乐节”这次轮到沙巴州斗湖市主办,我会客家歌谣班派出了十二位歌手,连同随团秘书,啦啦队一行23人浩浩荡荡,带着丰顺会旗参与其盛。新加坡除了我会,还有客属张氏公会,应和会馆及武吉班让客属公会都热烈响应,瞬间“客家山歌”响彻了斗湖的蓝天。《斗湖》一个客家人的世界,无论你是福建人,广东人,海南人,凡是华人,人人都说客家话;无论是在演出,会议,司仪,买卖人人都说客语,在这里可以不懂英语,可不懂客语出门就立马撞墙,切记要学好客家话哦!

到达斗湖的当晚受到《斗湖客家公会》的热烈款待,别出心裁安排了一顿丰盛的客家山芭菜,鸡鸭鱼肉,青菜豆腐,还有烧猪,样样俱全,样样精彩,满满的客家人情味,有些还是新加坡人久违了的特色菜; 吃客家菜,唱客家歌,说客家话宾主尽欢颜,乐也融融,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。不禁让人想起1777年罗芳伯(梅州客家人)在附近邻国建立的《兰芳共和国》,那是客家人的光荣史,客家话就是国语,是唯一在中国以外建立的国家,领导人都是客家人,可惜在1884年被荷兰人灭了,存活了107年,实不容易。

10月22日晚《第十届客家歌乐节》正式开锣,当天下午来自各州的表演团队就进入了紧锣密鼓的彩排,丰顺客家歌谣班团员平时都是看着荧幕唱歌,主办者说没有小荧幕可看,一时阵脚大乱,只好潸然回酒店抱如来大佛脚,绞尽脑汁强记硬背,苦了这些老人家,还好团长临危不乱,指挥若定,当晚的表演据说还可圈可点呢!有说“没去过海南岛,不知自己身体不好”,经过这次的交流演出,才知道新加坡的歌唱水平落后了,马来西亚团队多有专业指挥,声乐训练,不乏有创意,高水平的作品,真是一开口就知有没有,看来我们要努力加油了。

努力归努力,紧张过后轻松一下还是要的,隔天应和会馆和我们一行人就踏上了《仙本那》的欢乐旅途,那可是世界有名的潜水天堂,有比美《马尔代夫》的度假屋,让人看上一眼就难以忘怀,不管能游不能游,穿上救生衣,戴上潜水镜,英姿飒爽竞相投入湛蓝的大海,摆个专业潜姿,让手机闪个不停,回去给孩子一个惊喜,“哈哈,老妈还是有型有款”的; 海底世界果然不同凡响,鲜艳斑斓的珊瑚,五彩鱼儿就在身边游来游去,真想伸手摸一摸,可惜救生衣不答应;《人》就是喜欢把枷锁套在身上,让自己不能随心所欲,畅所欲游,丧失了不少创造力。

第四天乘机来到沙巴州首府亚庇,住进了4星级酒店,是行程中最好的酒店。隔天参观了沙巴最大族群卡达山/杜顺族建在深山密林里的文化村,体验了这族群过去居住的长屋,食物,酿酒术,服装,风俗,观看当地土族的野性表演—–等等,最高兴的莫若男士们竞相搂着土族美女合照,拍者无意,看者有心,无意间竞打破了太太团的陈年老醋瓮,哎!现在才知道什么叫“做人难,做男人更难”!
第五,六天城市购物游,吃上这几天最好的几顿沙巴美食,傍晚告别这广袤的热带雨林,朦胧的神山,人猿的故乡,美丽的珊瑚,带着一颗年轻了十年的心踏上归途,离别之际,触景生情,有人轻轻地哼起了一首童年歌曲 《送别》

《 长亭外,古道边,芳草碧连天,晚风拂柳笛声残,夕阳山外山。
天之涯,地之角,知交半零落,一瓢浊酒尽余欢,今宵别梦寒。》

 跳岛仙本那
(记斗湖客家歌乐节)
晨发狮城域,昏歌寡妇巅。
随山川道转,映日碧波涟。
水澈珊瑚见,花红蛱蝶翩。
我心安是处,闲鹤自延年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